•  

         展览你的照片\影像\图画\手工\声音等等等等作品,

         加入拉菲,你的作品将被展示在LifeA.并且有机会参加LifeA举办的展览和活动. 

     

    如果您希望加入,无需注册,点击下面的留言

    留下您的作品地址,我们会挑选出合适的作品,发布在首页上面。

    如果您的作品被刊登了,您就是拉菲[LifeArt]的一员了

    为表示拉菲【LifeArt】对您的支持,我们会直接在首页给您做一个链接

    官网:http://www.lifea.cn

    艺术展览平台:http://lifea.blogbus.com

    LOGO: 欢迎互链,让更多朋友得到支持

    联系方式:happygreen75@hotmail.com/guanhua75@163.com

    Show your photos \ images \ pictures \ manual \ sounds and so on and so works

    If you join to LIFEART, your work will be displayed on LifeA. And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participate LifeA exhibitions and activities.

    If you want to join, you have need not register, just click on the following message
    Leave your work address, we will select suitable works, published on the homepage.
    If your work is published, you are [LifeArt]'s member

    We will make your link on our homepage for you.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lifea.cn
    Art Exhibition website: http://lifea.blogbus.com
    LOGO: welcome to each chain, so that more friends be spread.
    Contact: happygreen75@hotmail.com/guanhua75@163.com

  •  

    独立出版的德国艺术家、明代史学家Daniel Petersen的实验性作品《X for U》,现进行公开发售:300元人民币/本(限量300个签名版本),可直接扫描二维码付款。

    全书401Pages,胶装铜板纸(Art Paper)印刷。由AnotherLand Publishing(另一个出版机构)于2016年3月制作发行。

    全书由20余种语言书写,80%由中文构成,收录了大量世界古典藏品配图。

    作为Daniel尝试7年中文日记写作的第一次公开呈现,试图突破语言和国界的实验性书写实验。

     

     

     

  •   【编者按】“少了何云昌的行为艺术,中国的艺术就少了那根尖锐的刺。”策展人王春辰对何云昌这样评价。艺术家何云昌可以说是国内坚持行为艺术创作的典型案例。他于90年代初期转而专注行为艺术领域的探索,并成为行为艺术最具挑战精神的践行者,一直以自己的肉身作为艺术表达的材质和媒介并强调现场,其作品往往以超凡的承载挑战生理和心理的强度负荷,极具感官震撼力的同时又弥漫诗意。将于10月17日开幕的个展《王道至柔》中,呈现经典作品同时,何云昌将实施名为《心殿》的新行为。而这件被预言为具有转折意义的新作品将呈现其从逆流不屈走向开阔平和的新感悟。

      最新行为作品《心殿》三段式结构暗示生命延展】

      从展览名称来说,《王道至柔》本身便牵涉多样性的觉悟、社会及政治命题,并可追溯至《老子》和《孟子》等中国古代经典。在此次展览中包括三段式行为作品《心殿》及过往作品精选展览。

      最新行为作品《心殿》将于10月17日、10月24日、10月31日分三次实施,分别名为《宁静致远》、《镜心云影》《怀风抱露》。作品将运用墨、水和纸等水墨传统材料,并从内容和形式上都体现了艺术家对虚实、刚柔、动静、清浊、今昔等理念的自我感悟和呈现。这件作品标志着何云昌艺术探究的一次重要转折,折射出其艺术造诣及个人心境在逆流不屈、翻越巅峰后,延展开的更为开阔、宁静、平和的境界。而三段式的叙事结构仿佛更暗示了生命、自然、社会的生成、延伸与展望

      此次展览由墨斋画廊总监箫岭策展,旨在全面梳理和推介何云昌的经典作品。包括《与水对话》(1999),其中他以倒吊方式企图将河水分为两半,左右臂开一厘米深刀口,血顺手臂流入水中,历时90分钟;在《石头大不列颠漫游记》(2006-2007)中,他在英国东海岸随意捡起一块石头,拿着它围绕大不列颠岛绕行一圈,并最终将石头放回原处,历时112天,行程约3500公里;在《一根肋骨》(2008)中,他以手术方式取出了对人体至关重要的第八根肋骨,之后将其制成项链给生命中最重要的五位女性佩戴并分别合影;在《视力测验》(2003)中,他近距离注视256只灯泡发出的一万瓦灯光60分钟。

      现场全新行为作品《心殿》时间安排:

      《宁静致远》 2015年10月17日(周六), 16:30-20:00

      《镜心云影》 2015年10月24日(周六), 16:30-18:30

      《怀风抱露》 2015年10月31日(周六), 16:30-20:00

      何云昌:从张力强度走向诗意对抗的二十年】

      何云昌1967年生于云南省梁河县,1991年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毕业后曾在昆明一所中学工作,1993年辞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艺术家,并于1994年因厌恶绘画开始行为艺术创作。在二十多年的行为艺术实践里,何云昌坚持每年都做一个身体的体验行为,由这些行为构成了一部何云昌的艺术史:它述说了一个生活在中国的艺术家如何理解行为艺术的意义、如何顽强地去实践它、如何以它作为媒介传达自己对中国现实的解读和隐喻。

      早期:理想化作品呈现外在张力和强度

    《与水对话》

      何云昌辞职离开学校后起初遭遇并不好,除了靠别人帮衬,自己也打工赚生活费。在复杂的现实面前他感到无所不在的凄凉和荒诞,于是就有了创作于1998年的作品《预约明天》。何云昌全身涂满泥巴,不停拨打断线电话30分钟,电话号码是随意编的,比如0000000,全过程历时75分钟。这是何云昌对外公开的第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之后,何云昌迎来了忙碌的1999年,《移山》、《与水对话》、《金色阳光》均在当年完成。

    《金色阳光

    《移山》

      1999年2月,在《与水对话》作品中,何云昌在吊车协调动作下倒吊空中,用一把刀将河水分为两半,河流速度为150米/分钟,作品实施30分钟,这条河留下一道长4500米,深30厘米的伤痕:何云昌两臂开1厘米刀口,血顺手臂流入水中。30分钟后,血消融于河水,冰刀溶化,而山水依旧。全过程历时90分钟;在《移山》作品中,何云昌在云南梁河用木桩和绳子将一座山捆住,用力拉扯30分钟,地球自转为1670公里/小时,那么,30分钟之后此山自西向东移动了835公里;在《金色阳光》的作品中,何云昌把自己悬在昆明安宁监狱高墙外的空中,试图把阳光的余辉移入高墙内的小黑屋里,给犯人一点光明。

      这些作品让人想起《山海经》中“夸父追日”“精卫填海”之类的神话。千百年来,这些神话一直是支撑和鼓舞中国人的一种精神力量,包括2000年在上海做的《上海水记》、2001年在昆明做的《摔跤1和100》都是这一系列的延续。艺术家不可能将河流分为两半,不可能拉动一座山,不可能移动阳光,但是他没有放弃,很多人也没有放弃并延续着他们的梦想。

      这种力量感和无效感是何云昌早期作品的显著特征。也许这跟何云昌对于行为艺术的理解有关。在他的理解中,一个人从桌子上跳到地下是孩子游戏,一个人从十楼跳到地上是自杀,而一个人反复地从桌子跳到地上就是行为艺术。在何云昌看来,自己并不是在挑战极限,只是在作品中“加”了强度与困难度:“当观众看到这样的强度会本能地思考这个人想干什么,他究竟要表达什么,然后就会有触动甚至思考,进入我艺术作品的互动。”

    2003年的《视力检测》

      1999年,何云昌定居北京。出于对云南行为艺术环境考虑,何云昌开始筹划来北京。作品《金色阳光》完成后很快被人收藏,当时所得5000元成为了他北上的路费。2003年的《视力检测》成为他到居北京后完成的第一个作品。而真正引起轰动的是2004年创作的作品《抱柱之信》。他将自己的一只手浇铸在水泥中24小时,再现了《庄子》中寓言里的场景。

     

    后期:抒情冷暴力呈现诗意表达与现实对抗

      身体的生理机随着年龄的增长总归要下降。何云昌早就考虑到了这点,在后期作品中他开似乎调整自己的创作方式和节奏,把早期那种外在的力量和强度转化为抒情的冷暴力,其行为艺术实践中越来越体现出一种具有独特美感的诗意和情怀。《石头英国漫游记》是表现这种转变的一个重要作品,也是何云昌最满意的作品之一。

    《石头英国漫游记》

      2006年9月24日-2007年1月14日,何云昌从英国海岸边一个叫布姆的地方拿起一块石头,大概围绕英国外沿走了一圈,历时3个月,最终回到布姆把石头放回原地。这件作品中,他有意地把以往作品中那种外部的强度转化为内部的张力。后来有英国的媒体采访,问他最后会怎样处理那块石头,他回答说:“放回去呀,我做这件事情就是为了把这块石头放回原来的地方,放回去。”

    《一根肋骨》

      2008年8月8日,在云南昆明亚当医院,何云昌请一名外科医生取出他身上的一根肋骨,并用这根肋骨做了一跟项链。这个充满挑战、内容丰富的项目构思于2003年,包括一系列相互关联的行为、雕塑、摄影、影像和绘画作品。取出肋骨不仅代表了这个行为艺术的终结,也标示着其它关联作品的起始。充满象征意义的肋骨被做成了一根项链,完成了后续五张摄影作品并反复在纪录了整个项目不同阶段的影像作品中出现。这五张图片由何云昌分别与五位曾经或现在和他有着非常亲密关系的女性所拍的照片组成,其中有他的母亲、夫人和前妻。

      评论家表示,从那以后,他的作品更荒诞、更凄凉、更细腻敏锐、更野蛮残酷,当然也更日益临近无数致命创伤的绝望。对于这种变化,何云昌也有清晰的认识:“我早先的作品具有美感,而且是理想化的。它们并不针对现实。后来的作品则越来越忠实于生活,贴近社会。它们也更加残酷,让人身心疲惫。我知道,这些强烈的举动会伤害我的身体,我并不傻。”关注弱势群体,关注生命意志与现实持久而无畏的对峙和诗意的表达方式,是何云昌近年努力的方向。

    《一米民主》计划书

      2010年10月10日,《一米民主》在草场地的一个空房子里实施,屋里只摆一张单人床,在不多的几个观众面前,何云昌展示了整个行为艺术的表现过程,他在身体的右侧切开0.5-1厘米深、1米长的口子,整个过程在医生的协助下完成,但不施行麻醉剂。这个作品还有个名字叫“与虎谋皮”。在手术实施前,曾举办了一场非正式的“民主表决”,以确定行为最终是否实施。结果,在参与无记名投票的25当中,12票赞成、10票反对、3票弃权。事过一周后,一位观众才在博客中记录下此次作品的过程,但她感觉行为还在进行中,疼痛感还那么强烈。作为创作者的何云昌表示,作品完成源于弱势群体的精神激励:“现实中锋利的刀片只能穿透他们的肢体,并不能损伤他们的意志。这些弱势群体的坚韧与顽强的精神激励着我。”

      2014年3月21日,在何云昌最新个展“尘缘”开幕前一天,在不完全公开的情况下,何云昌在白盒子艺术馆实施了最新行为作品——《春天》。他在自己身体的不同部位开了16刀,用取出来的血染红10位模特的手指甲和脚趾甲。取血,七个部位,16刀。直视剧烈的痛感,我们不得不问:为何如此?“行为”的荒诞,正是设置的一部分。何云昌表示,在一个很荒诞的环境里,人做什么都不荒诞。明明结论如此肯定,这个展览又让人反思,荒诞到底是环境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何云昌:用最简单的素材创造最大的想象空间】

      在从事行为二十年中,何云昌创造了一种独特而扣人心弦的肢体作品,这与艺术家的生活是密不可分的。正如法国L’oeuvre-vies所说:他的生命是作品,他的作品是他的生命。他支持极端暴露和勇于面对风险的态度,明显与他所处时代的主流文化相背离。在王春辰看来,何云昌在这个不断平庸的时代里用行为艺术来刺激它的平庸:“可以说,少了何云昌的行为艺术,中国今天的艺术就少了那根尖锐的刺。何云昌用自己的韧性和坚持,将中国的行为艺术群体意义再次加以证实,能够再次以行为艺术来抵抗麻木与平庸。”

      对何云昌来说,“为艺术献身”不是一个象征性的说法。在于坚看来,何云昌身上有一种圣徒的精神,他将身体作为材料创作艺术,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了当代祭坛,而他的作品使我们思考生命的历史、意义和价值。于坚表示:“如果他躺在手术台上浑身贴着绷带的形象令我们想到难受的话,那么,这真地是在受难,而不是一场象征性的表演。是一个具有精神世界的躯体在自觉地,有计划地,冷酷地回到非理性的血肉世界。这种受难因其对生命的超越性观念而成为启示录。”

      在何云昌的所有作品图录中,每一个都有一个生硬的文字描述,保留了它所记录的行为表演真实的鲜明特征。据图录记载,何云昌所有的场合之下的行为表演运用了最少的材料,包括几乎完全赤裸的身体,也少有理论的或者审美的“框架”。而这些都为长时间酝酿的有形的想法服务。何云昌在2007年的一次访谈中提到一样,这是有目的的简化:“我的作品看上去很普通。我基本上是用最简单的素材来创造出最大的想象空间,即使是简单的手势和素材,也可以让作品更强大并呈现本质的东西。”

  • 在『唐冠华个展:家园计划』闭幕当天,特邀中国折纸文化重要传播者周文成先生,在展览现场带领大家亲手用纸张塑造想象。体验折纸艺术,反思生活之美。

     

    主辦:家园计划AnotherLand.org

    協辦:艺美基金會/文成紙艺

    承辦:AnotherBeijing另一個北京

    支持:正荣公益基金会

    時間:2015年4月26日(周日)14:00--17:00

    地點:北京朝陽區草場地艺术区261號ArtMia艺美基金會

    费用:免费

    参与:准时直接入场

     

     《折痕》

    文/唐 冠华

     

    空是什麽?空是看得見的麽?

    真空中不斷産生未能解釋的物質,如同我們腦海中層出不窮的想象。

     

    “空”中的點、線與立體。“空”間的折疊,反轉與坍塌。我們理解力和想象力、神秘與科學的螺旋關系。想象中維度的規律與對維度規律的想象。

     

    試著感受壹架紙飛機的滑翔和俯沖。

    將腦海中多余的空間精准的處置,面對這些必將被處理的數據,從心發念,傳給腦再遞給手。緊接著,手中的世界,遞給腦,又淌入心。

     

    人生如箭,壹去不返。我們躺著,坐著,站著,到來和離開這個世界,壹切不增不減。

     

    生命是無限。在起承轉折之間,再壹次思考:手的美學,美的含義以及差異的邊界與折痕。

     

    2015.04

     





  • 唐冠华:家园计划

    Guanhua's Solo Exhibition: Project AnotherLand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草場地艺术区261藝美基金會

    Beijing Caochangdi Village Art District No.261ARTMIA Foundation

    时间:2015328 16:00

     

     

    被媒体广泛关注的崂山自给自足生活实验的主人公,生于89年的中国概念艺术创作者唐冠华,本次将在ARTMIA艺美基金会的青年艺术家扶持项目中展出已进行6年的概念艺术作品:家园计划(AnotherLand)。

     

    展览将呈现家园计划如何探索和实施,如何在青岛崂山森林中耗时数年体验一个家庭独立自主解决建筑、能源、食品和日用品的制作。如何设想一种新的社会组成形式,定义共识社区生活方式。

     

    家园计划是将:媒体、因特网、出版机构、学院、植物、邻居、自身等,皆作为创作材料的艺术尝试。

     

    唐冠华认为:你的关注和不关注已经是在参与创作,都将是作品的一部分。

     

    The protagonist of self-sufficiency experiment in Lao Shan, the conceptual artist Guanhua born in 1989, will carry out his solo exhibition “AnotherLand” in younger artists supporting program on ARTMIA.

     

    This exhibition will display this full project, illustrate how he and his wife explore the possibility of building house, planting crops, tailoring clothes and solving energy sources problems fully depend on themselves. They are exploring a new social structure and defining the lifestyle of Intentional Communities.

     

    In this project, the press, the internet, the media, colleges, plants, neighbors and even people themselves will present as creation materials to proceed this artistic attempt.

    Guanhua said,”No matter what you pay your attention or not to this project, you already take part in it.”

     

     

     

     

     

    评论Criticism:

     

    冠华的家园计划让我想到了博伊斯的社会雕塑,他有一种他们那一代年轻人身上罕有的复古精神,并身体力行地建造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世外桃源,这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作品,因为这个作品几乎已走出了艺术作为一种思考形态而存在的壁垒,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改造生存方式的可能。

    雷本本

    Guanhua‘s work: Project Anotherland ,reminds me about Joseph Beuys's social sculpture, he had a generation of young people who they are that rare retro spirit, and take steps to build an almost impossible paradise, this is an extraordinary works, because this work is almost out of the art form as a way of thinking about the barriers that exist, the true sense of the way to achieve a transformation of existence possible.

    - Lei Benben

     

     

     

     

    中国艺术家唐冠华的作品《家园计划》是一个典型案例,经过发现概念、制作概念、传播概念三个阶段,根据一个脑海中的发问或设想,进行勾勒和文本的建立,他设想了一种新的社会组成形式,定义共识社区概念,意在让共同理念的人在城市外围形成新的居住区,让下一代在自创的环境中成长。唐冠华为此耗时5年,亲身在中国青岛崂山的森林中体验如何以家庭为单位,独立自主的解决建筑、能源、食品和日用品等必需品的制作方法,将媒体、因特网、出版机构、学院、植物等皆作为创作材料。以呼吁更多共识之士,将概念转换为现实。是继杜尚之后,最具颠覆性和开创性的艺术事件。

    百度百科

     

    Chinese artist Guanhua's work Project Anotherland is a typical case, through discovery concept, manufacture concept,communication concept,the notion of the three stages, according to a mind to ask or imagine, were established outline and text, he envisioned a new composition in the form of society, the definition of "Intentional Communities " concept, intended to allow the common idea of people outside the city to form a new residential area, so that the next generation of growth in own environment. Guanhua took five years to do this experiment, to experience how the family unit, independent production methods to resolve construction, energy, food and daily necessities in China Qingdao Laoshan forest, such as the media, the Internet, publishing houses, colleges , plants mused as creative material. In order to appeal to more people in the consensus, the concept is converted to reality. Is following the "Marcel Duchamp" most subversive and groundbreaking art events. "

    - Baike.Baidu.com

     

     

    人具有不可解读性和复杂性,用这种双重意义去解读冠华既显得过分又显得轻松,就如同他本身一样,既年轻又不年轻,既超常也足够普通。

     

    他喜欢用这种方式去表述自己的观念,更确切的说他的思维方式也着力于此。这种矛盾性导致他更愿意做更深层和多位的自我剖析,他的许多在我看来像是天书的作品构画,比如家园计划”“日记白皮书都能看出他对此的努力。当然也不外乎具备大师特质的天分。

     

    设计师出身的他,对于商业足够敏感,有上佳的对于艺术品位,还有多年来的各类领域的涉猎,这几点也足够他进行我们提到所谓跨界新模式的作品的创作。从早年《红布天安门》的无声抗议,《燃亮青岛》的家乡愿景的诗意阐述到纪录片《花园》的介入与冷观都不难看出复杂的还在于他所扮演的角色和时刻变更的位置。

     

    家园计划日记白皮书仍在实施阶段,惊喜是一定的。

    黄金

     

    "People has unpredictability and complexity, with this double meaning to interpret Guanhua both seem too easy and it looks just like his own, as both young and not young, not only extraordinary but also ordinary enough.

    He likes to use this way to express their own ideas, more precisely, his way of thinking also focus here.

    This contradiction leads him deeper and more willing to do a number of self-analysis, like many of his "Tremendous Symphony" works construction picture in my opinion, such as Project Anotherland, Diary, can see him this effort. Of course, nothing more than have the "master" qualities of talent.

    He was designer, enough for sensitive business, there is a good for the "art" of taste, there are all kinds of areas covered over the years, these points we mentioned him enough so-called "cross-border" and "new Creation Mode "works. From the early years of Red Cloth Tiananmen silent protestBurning Qingdao home vision to elaborate poetic documentary The Garden concept of intervention and cold are not difficult to see the complex lies in the role of his position and the time change.

    Project Anotherland and Diary is still the implementation phase, surprise is certain. "

    - Golden

     

     

     

     

     

     

     

     

     

    冠华

    1989年生人

    概念艺术创作者

    中国自给自足实验室负责人

    青岛家园民间手工艺文化交流中心主任

    全球生态社区网络亚太联盟(GEN)中国区代表

     

     

    Guanhua Don

    Born in 1989

    Manager of China Self-Sufficiency Laboratory

    Director of Qingdao AnotherLand Arts and Crafts Cultural Communication Center

    Representative for China of 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

     

     

    3月28日下午4点,草场地261号,诚邀您的莅临:)

  •  

    盐------装置------北京东京艺术工程------2007

    “盐”,石英表芯,生活用品,装置于墙上,共10件,做于2006年。首展于2006年深圳OCAT艺术中心,这里的展览现场图片拍摄于该作品2007年在东京艺术工程的第二次展出。

    生活的细节是我在作品中始终关注的主题。我的所有实验,都是在试图将这些生活细节带给我的感触和思考传递给作品的观者。这些被人们漠视、丢弃、视为消极的东西,对我而言,比很多鲜艳强势的时代符号更有意味,更令人迷恋。

    盐,卑微平常。盐,泪水中刺痛的成分。盐,蒸发的时间。

    “盐”这个尝试来自于我的一个无聊的幻想:每一件经过我的生活的物品,都获得了它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心脏;屏息贴近,就会听见他们在以彼此不同的频率微小地鸣响。

     

     

     

     

    永生------装置------“自讨苦吃——中国当代艺术中的神经质”,格拉斯哥艺术学院,苏格兰------2008

    “永生”,材料:石英表芯,听诊器。首展于“自讨苦吃——中国当代艺术中的神经质”,秦思源与皮力策划,格拉斯哥艺术学院,2008年4月。这件作品是由2006年的旧作“盐”发展而来。不同之处在于,观众在此可以从听筒中清晰地听到表走动的声音。如同是一个人十分有规律的心跳,好像他/她永远不会死一样。

     

     

     

    umustbestrong------行为/装置------2004-2006

    “umustbestrong”,从2004年7月开始,我用打字机每天在一节卫生纸上打“umustbestrong”44遍。图片拍摄:于欣龙。

     

    好用的主义------现成品装置------2008-2009
    “好用的主义”,50米的假发,牙线盒。在2008年到2009年之间,我将假发每一根首尾相连成50米,卷进一个牙线盒里面。6x5x1.5cm。

     

    昼夜------装置------大未来画廊------2008

    “昼夜”,从2003-2006年的摄影博客种选择了一百张图片,打印出来,再用水将其转印到墙上。首次装置于自己的公寓,260x300cm。第二次装置于大未来画廊的“潜活”展览现场,冯博一策划,300x700cm。2008年。

    2008年春天,我接到“潜活”展的邀请,策展人希望展出我的博客“某夜的某頁”中的摄影作品。但我希望能把这些旧作品往前推进一点。

        “某夜的某頁”这个摄影博客文字很少,以照片來記錄感受,锻炼语言。平均三天更新一組,历时三年。这个博客對我而言如同速寫之于畫家,日記之于女孩的意義。在我有机会成为一个职业艺术家之前,它是我最方便最重要的表达渠道和自我训练方式。 

        “某夜的某頁”作为博客需要即时上传照片,所以其中的图片全部是数码摄影。数码摄影和传统胶片摄影的最大不同在于记录方式。胶片摄影是通过胶片感光以及相纸再度感光来记录影像的。而数码摄影是用ccd将光的信息记录为数字,这样最大可能地减少了转化过程中的不确定因素。因此数码摄影令所有人都能成为图像的操控者。世界上绝大部分数码图像的终端就停止在数字阶段上,它们以数字代码解释的方式在不同的电子显示器上转移和传播。只有少量的数码图像会由数字输出设备转化到平面介质上。而这种“冲印”和传统胶片的“冲印”已本质性地不同。     基于这些思考,在“昼夜”中,我在数码摄影的呈现方式上作了新的尝试。 

        我从“某夜的某頁”中选取了若干组照片,将其用家用喷墨打印机打印出来,再用水将图像转印到墙上。于是整块墙壁成为了一张相纸。 

        水的冲刷给了数码照片从未有过的经历——它们不再那么正确,它们有了不可控制的痕迹,它们在墙壁上感光了。 

        这些墙上的图像记录了照片中所有突出的细节,但是所有的色彩都非常浅淡。正如我们对生活的记忆一样。 

        “昼夜”,就是记忆的感光。

  • 《奶油蘑菇汤》

      

    2008

             录像,HDV 1080i 单荧幕, 纵向放映,4 分04 秒

             奶油蘑菇汤罐头被不停地投入硬币,使得罐头内部的汤料涌出并最终覆盖商品表面。艺术家自述:“游戏似乎都是从投硬币开始,这种粘稠的食物被从漂亮的包装里挤压出来,有一种揭开 “面纱”的欣喜。”

     

    《不管你爱还是不爱》

  • 白双全,呼吸一间屋的空气,装置及录像,2006

  • 艺术家邢维东网站上线 www.XingWeiDong.com

    邢维东所进行的想象力实验是超越载体的,上千幅的手稿作品在执笔人的确定与不确定之间似乎阐释了更高的创作者的某些亟待解读的意图……


    抽象与具象,逻辑与非逻辑,画布上的具象与具象在现实中的含义相互分离。因为生命千姿百态的形象,潜藏在人的想象力里。
    人只要想想这些未来或外星形象,这些形象就出现在人的面前。
    人的想象力是埋藏宇宙万物从不可知变成可知的途径。
    人的想象力是了解宇宙万物生命的唯一途径。
    想象出来的形象在宇宙中都是存在的,我们现在没有看到这些形象是因为现在还不适合这些生命的出现,但这些生命已经藏在人的想象力中。今天我们为什么怀疑自己的想象力,是应为我们对自己的身体了解甚少。人对世界,对宇宙对一切事物感兴趣,
    人是大宇宙的小宇宙,大宇宙是万物形态,存在于人这个小宇宙当中,对人的了解,就是对宇宙的了解,人的一半是地球,一般是宇宙,对有型宇宙的了解,就是对无形宇宙的了解。

     

     

     

  •  

     

    北京公社诚邀您莅临梁远苇个展“石榴”开幕式。

    Beijing Commune is pleased to invite you to join the opening of LIANG YUANWEI s solo exhibition Pomegranate.

     

    石榴

    Pomegranate

     

    Artist 艺术家: LIANG YUANWEI   梁远苇

    Opening 开幕: 16:00  3.21, 2013

    Exhibition Dates 展览:  3.21 -  5.18, 2013

     

     

     

  • 马秋莎 | MA QIUSHA

    北京公社艺术家马秋莎将在英国曼彻斯特华人艺术中心举办个展.

    Beijing Commune invites you to MA QIUSHA's solo exhibition "MA QIUSHA" at Chinese Arts Centre in the UK.

     

    艺术家 Artist:   马秋莎   Ma Qiusha
         Opening:  5:30-7:30pm  1. 17. 2013
       Exhibition Dates:   1.18 - 3. 2. 2012

      Venue :   英国曼彻斯特华人艺术中心 Chinese Arts Centre, Manchester, UK

     

     

    出生在北京的马秋莎是目前中国十分活跃的一位 80 后艺术家。在华人艺术中心的这次展览是马秋莎在英国的第一个个展。

    这次展览将呈现艺术家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几件代表作,刀片作为她作品中常常出现的物件也将成为此次个展的一大主要视觉元素。 ……” More

     

    “Born in the ‘80s, Ma Qiusha is an up-and-coming artist living in Beijing, China.

    For her first UK solo exhibition with Chinese Arts Centre, the artist will showcase her key works to date,

    using the repeated motif of the blade or razor as a curatorial focal point. …” More

     

     

     

     

     

  • 《非主流.片段.青岛》-辛刚个人摄影展

    暨G4摄影网城里5周年纪念展

    出品:尤良诚

    主持:王音

    设计:冠华

    展览地点:138艺术仓库 青岛市崂山区海龙路1号院内

    展览时间:2012年12月9日(下午三点)--12月15日

    主板:G4纪实摄影网www.g4photos.com

    协办:138艺术仓库 www.138warehouse.com

    拉菲LifeArt www.lifea.cn

     

  •  

    王音作品--《啤酒屋里的青岛Beer Pubs in Qingdao》

    以下为部分摄影

     

  •  

    和威作品

    一个星际宇航员孤身开始了一个不能回头的旅途,他飞出银河系探索从没有人类到过的未知行星。在长达一生的旅途中,宇航员带着比哥伦布还强烈百倍的兴奋,见到了前所未有的宇宙奇观,完成了人类几千年来的梦想。但同时这场旅途的漫长、孤独、压抑也占据了宇航员的另一半思绪,时间、生命、记忆、思念在宇航员心中交织成了另一个小宇宙。

     

    部分作品:

     

     

    《超现场》系列是我的个人生活感受与都市景观结合的创作。生活是每个人的老师,每个人对自己熟悉的环境总会有些不同他人的感受,正是因为这些感受让艺术家有了创作的冲动。

     

    部分作品

     

     

     

  • 箭厂胡同38号(国子监街内)
    北京 100007 中国
    38 Jianchang Hutong
    (off Guozijian Jie)

    Beijing, 100007 China

    箭厂空间 http://www.arrowfactory.org.cn

     

    箭厂空间是2008年在北京成立的一家独立运营的另类艺术空间。它坐落在北京市区中心的一条小胡同里,改造自一家原有的临街店面并定期组织特定现场装置和艺术项目,我们的目的之一是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使过往的路人从街面上观看。

    箭厂空间适度的大小(15平方米)表明我们试图在不同文化背景和观众之间实践和推广艺术合作、探索以及实验的手段,致力于呈现本地和国外艺术家的作品,虽然是临时性的,但完全依据周边环境而定,形成了对我们所处地域不同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以及日常生活体验的深刻回应。

    箭厂空间的创立,也是为了响应北京当代艺术创作的现状。当下,当代艺术大体上是通过其商业实质来界定的,越发局限在城郊边缘为特定目的而建造的艺术区内。这便引发了诸多疑问,如艺术实际上远离了这座城市的都市构架,更不用说一件艺术作品与它声称所要表现的社会和政治状况之间如何形成紧密的联系。对于箭厂空间而言,意义的营造是通过与既定社会背景下预先存在的社会结构发生互动进而发生对话,它采用了一种策略,使得社会构架并非成为其“周边环境”,而是成为作品的组成部分。

    箭厂空间与它所在的这条小胡同同名。我们持有临时的营业执照,但并不出售任何作品。依靠朋友、志同道合者以及我们自己的捐助去适度、自发和灵活地运营,我们的使命是提供一个另类的、不同的背景环境,使艺术家在这里可以通过一系列艺术的实践,促进由个人层面、邻里、城市、地区最后乃至全球的多方位辐射关系。

     

     

    以下为箭厂空间艺术项目之一,详请关注:http://www.arrowfactory.org.cn/

    石青 -《没有什么不被改变》

    2011年12月1日至2012年2月1日

    箭厂空间荣幸地推出上海艺术家石青的新作《没有什么不被改变》。该艺术项目将持续两个月,在箭厂胡同中的不同地点展开。胡同的物理空间被作为散播的媒介,而散播的对象并非某种观念或信息,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材料。石青设计并制作了四组八个不同的路障,就像战场上或城市道路封锁中常见的那种临时关卡或栅栏一样。每个路障都带有抽象的印记并做工精良,尺度上恰好能和胡同中的路口完美地结合起来。但在展览期间,这些路障并不会真正被组装起来,同时在箭厂空间中也不会有关于本次艺术项目的任何信息。展览仅仅是将预制成型并上漆的木材一堆堆地置于箭厂胡同各处公共空间中,并且任由这些木材用作他用。

    《没有什么不被改变》对于动荡和骚乱的隐喻是明确的,但经过仔细的淡化处理,让位于作品一种更加显而易见的慷慨姿态。这些路障的部件就那么散放在胡同里,和一堆堆木料没有区别,失去了原本和权威与权力的联系,而作为最基本的生活材料融入社区中。通过让充满政治含义的原材料逐渐消散,这件作品构成了一种转化的过程,尽管附近的居民也许不会注意其中的微妙性。

    石青,1969年生于中国内蒙古。他的艺术创作跨越影像、装置和行为。作为2000年之后活跃于北京的后感性艺术家群体的一员,石青对各种艺术媒介和创作方式展开了广泛的实验。他因结合了表演、行为和电影的作品而广为人知,同时,通过将社会政治权力体系和平凡的日常行为举动结合起来,他采用的叙事策略也别具一格。石青曾参加过国内外一系列双年或三年展,其中包括:第四届釜山双年展(2004年),第二届广州三年展(2005年)和美国圣达菲双年展(2008年)。

    Shi Qing - Nothing Lasts Forever

    December 1, 2011 to Feb 1, 2012

    Arrow Factory is pleased to announce Nothing Lasts Forever, a new project by Shanghai-based artist Shi Qing that takes place in various locations throughout Jianchang Hutong over the next two months. Nothing Lasts Forever uses the physical site of Jianchang Hutong as a space for dissemination—not of ideas or information—but of raw materials. For this work Shi Qing has designed and built eight different types of road blockades reminiscent of makeshift barriers often found on battlefields or in besieged urban areas. Each is customized with different abstract markings and carefully constructed to fit across specific entry and exit points in the hutong. However these blockades will not be reassembled as full structures at any point in Jianchang Hutong nor will there be any visual reference to the blockades at Arrow Factory. Instead, stacks of the pre-cut and pre-painted lumber will be left outdoors at various public locations in Jianchang Hutong and made available for re-purposing.

    Nothing Lasts Forever ‘s associations with notions of turmoil and unrest are far from inadvertent, and yet they are carefully effaced in the presence of a more dominant gesture: generosity. As these disassembled roadblocks appear unannounced on the street in the form of haphazard stacks of mixed lumber, they lose their connection to authority and power and freely dissolve into the neighboring community as basic usable materials. In Nothing Lasts Forever the slow dissolution of such loaded items enacts a process of transformation, even if questionably registered by the surrounding locale.

    Shi Qing (b.1969, Inner Mongolia) is an artist whose practice spans video, installation and performance art. A member of the Post-Sense Sensibility group of artists active in Beijing in the early 2000s, Shi has experimented with a variety of materials and artistic approaches. He is known for his works that combine theater, performance and film, and his employment of narrative strategies that intertwine complex social and political systems of power and authority with mundane actions or behaviors. Shi has participated widely in numerous exhibitions China and globally biennials and triennials, among them the 4th Busan Biennial (2004), The 2nd Guangzhou Triennial (2005), and Site Santa Fe (2008).

     

     

     

     

    过程纪录 Status Log  
    地点 location 日期 时间 date/time 状态 status
    箭厂南巷17号 
    17 Jianchang Nanxiang
    2011-12-01 14:07
      2011-12-12 15:17
    箭厂胡同3号
    3 Jianchang Hutong
    2011-12-01 14:13
      2011-12-12 15:33
    官书院小区
    Noble Quadrangle
    2011-12-01 14:07
     

    2011-12-12 15:35

    前肖家胡同
    Qian Xiaojia Hutong
    2011-12-01 14:22
      2011-12-12 15:30
      2011-12-01 14:30
      2011-12-12 15:30
    大格巷8 号
    8 Dagexiang
    2011-12-12 15:10
      2011-12-12 15:12
    后肖家胡同 15 号
    15 Hou Xiaojia Hutong
    2011-12-12 15:20
    永康胡同 
    Yongkang Hutong
    2011-12-12 15:15

  •  

     

     

     

    鸟巢


    剧场

    影子

     

    颜回

     

    转弯

     

    二〇II

     

    夜巡

     

    迟到

     

    清明

     

    云雨

     

    雨伞

     

    放学

     

    双塔

     

    灯笼

     

    舞蹈

     

    看戏

     

    游泳

     

    天街


    风景

     

  •  

     

    尹秀珍 | Yin Xiuzhen

    艺术家 Artist:  尹秀珍  Yin Xiuzhen
         Opening:  18:00-20:00   6. 15. 2012
       Exhibition Dates:   6.16 - 11.18. 2012 

    地    址   Museum:  格罗宁根美术馆,荷兰  Groninger Museum, Netherlands        

         

    荷兰格罗宁根美术馆将于2012年6月16日至11月推出尹秀珍的大型个展,特此邀请您参加当地时间6月15日晚6时至8时的开幕式!

     
    尹秀珍出生于1963年,是中国当代艺术领域最受国际关注的艺术家之一,曾参加过的重要项目包括纽约当代美术馆(MOMA)"Project 92"、威尼斯双年展等。自20世纪90年代起,她在大量的创作实践中逐渐摸索到具有独特个人风格的表达方式,其作品以装置为主,也包括行为、照片以及绘画等多种形式;多用旧衣物或日常用品作为创作材料,映射了中国在过去短短几十年中因城市化进程所带来的精神上的巨变。作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为全面的个展,尹秀珍为此次展览特别制作了《可携带城市:格罗宁根》,她收集当地居民的旧衣物、并缝制而成这件具有独特意义的作品。
     
    此次展览由格罗宁根美术馆总策展人Mark Wilson,以及策展人Sue-an van der Zijpp共同策划。在荷兰的展期结束之后,此次个展将会巡回至德国杜塞尔多夫美术馆(Kunstmuseum Dusseldorf )继续展出。
  • pole
    pole


    Pole是一个电子脉冲的信号。

      德国人Stefan Betke在实验室里意外得到了一个叫做Pole的声音信号。他便沉醉在这干枯、碎裂的独特声音幻境里。在庄周梦蝶的同时,Stefan Betke梦见自己就是那种如枯水禅院般精巧、雅致的电子声音,在唱盘上、在电流中、在空气里自由地游走。他就是Pole,Pole就是他。声音和人混合在一起。

      最高超的声音艺术家应该与剑客一样,声音即是我,我即是声音。

      也许庄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会成为后世最伟大的道家哲学代表人物。Pole也同样,当他将自己贡献出去,熔化在音乐里的时候。他也在不经意间成了新音乐的旗手人物。Rough Trade是家伦敦中心城区最引领时尚的唱片店,代理诸多独立厂牌的唱片。整个1999年里,Pole的唱片销售成绩在Rough Trade里是除了Mogwai之外,上升得最快的。我们可以这么理解:现在Pole的音乐是整个独立唱片界里最最尖端,最最时髦的音乐之一。可这个销售成绩却让Pole本人很难理解,“我的音乐是极端专业化的,只是为一小部分人而做的。没有鼓,没有人声,也不能随之起舞。只是纯器乐化的音乐,甚至只是一些噼啪声。”就是这些噼啪声,成了Pole音乐明显的标志。这也印证了这么条艺术法则:最自我的东西,往往是最出色的。现在全世界具影响力的新音乐杂志都开始关注起了Pole的音乐,英国的《NME》、美国的《Spin》都毫不吝啬地给Pole刚出版的新专辑《3》打上了8分。而那些专业电子音乐杂志如《Muzik》、《DJ》都给这张新专辑亮出了满分。

      Pole出生在杜塞尔多夫,这个德国学院派音乐的中心。当然Pole的音乐旅程也是在古典音乐的烘焙下上路的。音乐中透着禅意的Pole曾经受过严苛的古典和爵士钢琴的训练。对于这么个埋首在电线和按钮里的Pole来说,他能在辛苦钻研了数十年钢琴后,竟毅然放弃了曾经陪伴他的黑白键盘。难道机器真的比钢琴还让人陶醉?事出有因,有一件事情使他彻底与古典钢琴说了再见,“老师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在乐队里弹琴,或者搞电子音乐,因为这些东西都不严肃。这种观念在德国很典型。当你在学习古典钢琴的时候,你就只能专心弹琴,其他的一律都不能做。这就是我为什么最后放弃了钢琴。在考试结束后,我就把我的那架大钢琴卖了。”Pole认为音乐不应该存在霸权,这种古典音乐界里的霸权,就如同纳粹般使他感到恶心。毅然离开古典音乐以后,21岁的Pole来到了科隆。就是在1988年和1995年间,Pole在科隆组织了一支名叫Perlen Vor Die Saeuen(在猪前面的珍珠)的前卫爵士摇滚乐队。“我们的乐队当时受到了John Zorn和Fred Frith的影响。我那时一直在听他们的音乐。但最后,我决定在乐队里尝试使用电子设备。我想做更舞曲化的音乐,最后的效果变成了前卫爵士和Hip Hop音乐的混合体。”你是否能想象爵士音乐和Hip Hop的组合,这次Pole确实有些过头了。很快,他的一意孤行,便有了报应。最初,鼓手说不干了,接着是吉他手,最后连贝司手也跟Pole说了再见。Pole曾赌气对贝司手说:“我不需要你,我用迷你穆格合成器(Minimoog)制作出来的低音效果,要比你做出来的浑厚许多。”从那时起,Pole就一个人单干了起来。“我在与人合作方面确实很差劲。”不过,这也是许多天才们的通病。

      1995年,Pole结束了他的爵士乐队后,从科隆搬迁到了柏林。这次的搬迁,对Pole影响巨大。一个音乐家所处的环境会改变他的创作观念,这是不争的事实。“科隆这个城市实在太小了,无论你做什么别人都会知道。我来到柏林是要找寻新的东西。刚到柏林时,我被柏林现在的变化所感染了:所有的事物都不是静止的,很多人都聚集到了柏林。这里有全德国最有趣的音乐和建筑。到处充满孕育新事物的契机。”统一后的柏林,百废待兴。大吊车和脚手架构成了城市新的景观。“二战”后所封堵的道路被重新开放。新的空间充满了机遇与潜力。每天都有新的变化。整个城市就像DJ手里的唱片一样,在你的脚下被重新编排、组合。“我最喜欢柏林的地方,也是柏林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广博。在我看来,柏林有点像dub音乐。”但Pole却不是那种待在录音室里,慢工出细活的电子音乐家。他还保持着早年搞爵士乐队时的那种即兴创作的劲道。

      在柏林,整整一年的只出不进后,Pole终于花光了自己所有的钱。迫于生计,他在一家唱片公司里担任工程师。“我最初做音乐时,完全出于自己的兴趣。我在正式出版自己的唱片前,有八、九年的时间都在自己家里的录音室里埋头苦干。最后,我把我的音乐拿去给一家唱片公司。我当时只是想,如果他们要出版这些曲子的话,那当然好。但如果他们没这打算,我还是很喜欢自己的这些作品,我会把它们永远锁在自己的记忆里。”1997年,Pole终于得偿所愿。在Kiff SM的旗下正式出版了自己的首张唱片《1》。

      如今成为新时尚的Pole的音乐是绝对令人窒息的。先拿出他到目前为止所有的3张专辑来看。摊开在手的这3张唱片全都没有名字,代之以1、2、3的编号与不同颜色的包装。《1》是深不见底的蓝色,向外攫取着生机与能量;《2》是热烈奔放的红色,浓郁得仿佛要激起所有公牛的愤怒;《3》则是鲜亮鲜亮的黄色,艳丽得甚至算得上刺眼。除了这些纯到冷酷的单色外,唱片里没有一点介绍文字和多余的色彩。这些包裹着Pole音乐的包装纸盒,简单得叫人丧气,却又被它独特的包装理念搞得异常兴奋。

      再关注一下Pole唱片里的曲名,也非常有意思。全部都只有一个词构成,而且这些词,都更简单到只是些名词或是动词。比如“Silverfisch”(银鱼)、“Taxi”(的士)、“Karussell”(酒会)、“Ueberfahrt”(十字架)、“Hafen”(港口)和“Stadt”(城市);动词则有“Klettern”(爬)、“Fahren”(行)、“Fragen”(问)和“Fliegen”(飞)。越是简单的标题,却似乎蕴藏着更高深的含义。

      其实,构成他音乐的部件也都是些极简单的东西。关键在于组合,关键在于建筑,关键还在于编织。要理解Pole的音乐,那就得在他于1997年出版的首张专辑《1》里寻找样本。“Berlin”是首颇具代表性的曲子。据作者自己说,这首曲子里的声音元素完全是他在自己的那台过滤器里跑出来的电子噪音:滴答声、针尖的刮划声和切割声被熔炼在一道。横向与纵向的细微编织,就算放到现在听来还是那么的异质。那种声响仿佛被一团玻璃纸包裹着,既清晰,又模糊,带出呼吸的动态感觉。同张专辑里的“Paula”,扭曲的旋律则在呈散射状的节奏里哀鸣着,在数字化的黄昏意境中,熠熠发光。

      Pole的3张专辑的风格完全一致。他似乎贪恋在自己的声音美学里,无法走出来。那些被营造得很抽象的小品,在他把玩起来获得了幽深的氛围。每首曲子似乎都在建造一座山水盆景。看似都一样,却各有各不同的味道和意境。即兴创作的Pole似乎在创作时,将自己也化为电子脉冲信号,他就是假山,他就是盆栽。

    Pole更多作品:http://www.xiami.com/artist/12538

  • 编者按:

    我看到旧时代中的新时代,及新时代的陈旧。

    联想到有史以来艺术与非艺术中的失误、模糊和于事无补。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连续扩散事态-红盒与招贴》


    倪卫华作品《界限:非展品的搁置》


    倪卫华作品《界限:非展品的搁置》


    倪卫华作品《界限:非展品的搁置》


    倪卫华作品《界限:非展品的搁置》


    倪卫华作品《界限:非展品的搁置》

     

  • 微博访谈《终南山隐居修行人的真实现状》

    被访人:智威(旅行家,摄影师)

    访问人:冠华(艺术家,家园计划创始人)

    时间: 2011年11月18日 周五 13:00--17:00

     

    下文为节选,全文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5a77650100x3db.html

    作者:智威(崔弛)已加入 【拉菲文本事务所】项目。其文本的转载行为遵照相应资费标准和版权法规执行。

     

     

    欢迎大家的提问。我们的访谈正式开始了。

    冠华:我们知道你酷爱旅行,能否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智威:我一直对旅行有很浓厚的兴趣。迄今为止,中国的每一个省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已经两次到终南山寻访隐居修行人。上一次是2008年的夏天,而这次的寻访更加深入。

    冠华:终南山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智威:缘起还是因为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这本书出版于2006年10月,我在2007年看到之后便对中国式的隐士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促成了我在西安旅行时进入山中一探究竟。实际上,我在此之前已经在其他地方寻访过住山修行的出家人,主要是佛教徒。

    冠华:其他地方指的是哪儿?

    智威:当时我在上海工作,每到周末或者节日以及年假的机会就跑到外面去。在2007年下半年,我就在安徽天柱山,福州鼓山和江西云居山发现过独自修行的出家人。我待会可以上传相关的照片。我还记得很清楚,我第一个寻找的是南岳衡山,我到处询问,可是大家都说没有。

    这是天柱山后山出家人的山洞,当时正在装一个“大门”以抵御冬季的寒风。我请了一个当地人做向导才找到这里。顺便说一句,从这边进入天柱山景区不需要买门票。

     

     

     

    这是我在福州鼓山找到的出家人,我在他那里吃过一顿面条,感谢他,阿弥陀佛。不过我不能确定他是在修行。

     

     

    当天晚上我在鼓山涌泉寺挂单时还见到另一个住山洞的师傅,他有事情到寺庙来,我和他在大炕上聊过很久。另外说一下,这个寺庙是虚云老和尚出家的地方。

    冠华:什么是“挂单”?

    智威:挂单就是住宿。在寺庙住宿称为挂单。通常来说,先到寺庙的“客堂”去,找里面的“知客”,跟他谈谈能否在寺庙住一晚。很多寺庙都很慈悲的。

    青岛王音:他们为何出家修行?以前都是做啥工作的?

    智威:出家原因非常多,有受家庭影响的,有遇到重大变故的,有遇到神迹的。但是我认为当今时代的年轻和尚还是有充足的信仰原因而出家的。工作也不一而足,高学历的很多。

    青岛王音:大隐隐于市,真正的修行应在现实的生活里。

    智威:只有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到达不被环境所转的程度。住山修行的出家人在达到某种程度后,就可以下山弘法,或者在山中建设大寺庙。而普通人患得患失,心中不定,受到环境影响很大。

    青岛王音:在艰难的人世间更能磨练人。寺庙已不清净了。

    智威:国内的寺庙还是有很多真实修行的。比如平兴寺 云居寺 东林寺 柏林禅寺 很多。无法一一列举。

    青岛王音:市内的湛山寺,崂山的华严寺,你觉得怎样?我指的是修行。

    智威:我了解的不多。山东佛教在国内影响力不大,寺庙数量也少。不过湛山寺住持明哲长老是高僧大德,深受大家敬仰。

    冠华:现在估计有多少人住山上?

    智威:终南山面积很大,有多少住山人的数据可能只有终南山佛教协会清楚,但是住山人来来去去,人数也难以精确统计。我估计,至少有百人以上。我要说说终南山的概念,它是指蓝田县和户县一带的山脉,包括很多的山峰。主峰也叫终南山,海拔2600多米,所以两者有点复杂。

    冠华:作为在崂山居住的邻居,想了解他们的饮食来源,种植粮食么?或者说以什么方式实现自给自足的生活?

    智威:终南山的出家人都种菜。但是米面需要接受馈赠或者外购。随着终南山修行人被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居士所了解,发心供养僧人的居士数量越来越多。西安当地有多个护僧团体,终南山佛教协会也会接受海内外的金钱和实物的供养委托。总体来说,出家人的衣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生活还是很艰苦的。

    永青顿珠:呵呵,请问智威有隐居的打算吗?

    智威:暂时还没有,这是个复杂的事情,生活条件是小事情,关键是心中平静。这一点是非常困难的。

    冠华:讲讲你这次前往终南山的经过吧。首先去了哪儿?

    智威:我去之前就做了详尽的计划。第一天先去了西翠花村。坐车先到大峪口水库。这里下车之后距离西翠花村还有大约10公里,只能包车过去或者走路两小时到达。西翠花村在山腰的一片倾斜幅度不大的平地之中,从公路上是看不出一点点迹象的。这里有大概不到十位道士,是道士比较集中的地方。我接下来谈谈苏非舒和物学院。

    物学院坐落在西翠花村。有好几处租赁的民房。很遗憾这次没有见到苏非舒本人,我和他短信联系过,知道他正在北京策划诗歌聚会,而物学院的几个学生也有事下山了,我只见到一位周先生。他在这里劳动和学习,已经半年有余。图片左边的房子里有很多哲学社会学方面的著作。

     

    在西翠花村,还要提一下元音寺。这是一处正在修建的寺庙。同时也有数位出家人在此租赁民房修行,有好几位正在闭关,所以没有见到。这里属于元音老人的法脉,修行心中心法。而山东章丘正有一座元音寺,也属于这条法脉。很遗憾我还没有拜访。请看这里的照片。

     

    冠华:你在西翠花村的住宿饮食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智威:出家人很慈悲,见到有人来会提供饮水饮食。我就在筹建的元音寺吃了饺子。晚上住在一位李道友家中。他曾经出家学道两年,学佛两年,但是都还俗了。我和他晚上在微弱的烛光中喝茶聊天。他觉得一心一意喝茶是心静,一心一意谈话也是心静,未必要拘泥于某种形式。他的院子门口写着无预约勿进及电话号码,有意思。

    冠华:是喝的松枝茶么,据说终南山许多人喝。听说有一个叫张剑峰意图开发终南山,好像就在这位李道友附近有一个老总俱乐部,这个事你了解么?

    智威:我知道张剑锋其人其事,但是没有深入了解。他的《问道》杂志编辑部就在李道友住所旁边。

    请看李道友的木柴,厨房和院落大门。

     

    冠华:离开西翠花村,接下来去了哪里?

    智威:接下来是本次寻访的重要地点,从十里庙到狮子茅棚。从西翠花村向北步行到十里庙村,从这里上山有八九个茅棚,是终南山茅棚较多的一条山谷。其中顶端的狮子茅棚是终南山茅棚群中最有影响力的,因为这是近代高僧虚云老和尚入定的地方。当天我就是狮子茅棚挂单的。

    一路上,有大峪茅棚,释迦茅棚,贫僧茅棚,天宝茅棚等等,狮子茅棚上面还有一个佛慧茅棚。狮子茅棚现在居住的是本虚师和圣德师,他们正在山下建造狮子茅棚下院,目前还需要资金支持。本虚师已经在山上住了近二十年,名气较大。与我三年前所见印象对比,现在脸上皱纹多了不少。

    请看狮子茅棚照片。石塔之内有虚云老和尚的舍利。这里海拔大约1740米,吃水有点困难。我当天饮水都是雨水。这里也没有电,所以师傅买了太阳能发电装置。

     

    看看这位清净师傅的茅棚和菜园。我见到她时她正在诵念大悲咒,这是她主要的修行法门。她已经在此居住了三年。我送给她一些冬季御寒的衣物和棉花,她很高兴。

     

    草西笑嘻嘻:终南茅棚我也去过好多次,也曾参与过他们的实修,虽然只是短暂,但是至今难忘。曾经那里是一片不为人所知的地方,现在随着媒体的报道,寻访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在那里修行的人会不会觉得打扰?比如你去给他们拍照片,他们是否排斥?我记得我去的时候,他们是不让拍的。

    智威:要说打扰,现在登山的户外团队很多,特别是周末上山者众。拍照这事,有些喜欢有些拒绝。你去过的是什么茅棚?

    草西笑嘻嘻:沣裕口附近的东沟。

    智威:我知道了,净业寺。

    草西笑嘻嘻:对,你去过吗?

    智威:去过净业寺,但是东沟的修行人都属于净业寺,不需要我送东西供养,所以我就没有过去。我这次的重要任务是送供养而不是看看而已。

    冠华:终南山作为国内隐居修行的重要区域之一,其聚集如此之多的隐士、修行者,你认为其形成的原因是什么?

    智威:我想主要是历史原因。唐代佛法兴盛,而西安是首都,所以形成了大量的寺庙。其中,六大门派的祖庭都在西安,譬如律宗在净业寺,净土宗在香积寺。终南山距离首都只有三十公里,所以逐渐形成了茅棚群落。当然从文化上有更细密的解释。近代的虚云和印光等大师都在终南山修行过,这也导致当代茅棚的复兴。

    冠华:隐士们养不养动物?

    智威:有些饲养猫狗,但是都是性格温顺的动物。

    冠华:这些修行者么是否从不出山?

    智威:很难说。没事不下山,但是有时必须下山搬运食物或者处理一些个人事情。我知道的一个和尚,因为要去香港,那么就必须到西安办理港澳通行证。

    这是到狮子茅棚路上的风景。

    冠华:前面提到嘉午台风景秀丽 有图么?

    智威:嘉午台的风光非常优美,而且很险峻,有小华山之称。从远处看,山峰形成一条蟠龙,所以自古就是隐居的胜地,其上有多处茅棚。我是从狮子茅棚徒步到嘉午台的,其间需要两个小时,这也是一条著名的户外路线。下面我发几张照片给大家看看。

    这是古代就有的观音洞。比尔波特称其为难以置信的修行地。从第一张看,必须从树干处下去。第二张表明大门是从狭缝处进入。最后两张是从远处遥看观音洞。

    这是嘉午台山顶到山下的寺庙和风光。其中大多数在《空谷幽兰》中提到过,比如兴庆寺,破山寺,喇嘛洞,分水岭等等。实际上,比尔波特去过三次嘉午台,两次从五里庙上山,一次从白道峪上山,但是他没有去过从十里庙到狮子茅棚之间的茅棚。

    冠华:你所了解的死在终南山的人多么?

    智威:大概不多,但是也有。比如《空谷幽兰》所写的传福尼师,其实应该名为传真师,三年前不慎坠崖而死。

    我还听说,有吃毒蘑菇不慎遇难的。最离奇的是听观音寺的成道师说,有位独自修行的师傅大概是走火入魔而死,因为尸体很久之后才被发现,已经被他饲养的猫狗把肌肉吃掉不少。

    发几张风光照片,这是我去过的大瓢沟。秋天树木颜色多变,风景怡人。沟里的茅棚不多,但是有观音古洞,其中住持是一百多岁的普光老和尚,可惜他外出云游没有见到,只见到了他的弟子,就是图中美髯的老者,他还是山东人。

    冠华:这个地方除了佛教徒还有其他信仰或者特别精神追求的人么 ?

    智威:虽然大部分是佛教徒,但是仍然有些道教修行者。还有些其他人比如前面提到的苏非舒和李道友。从生活的角度看,佛道修行者可以很容易得到物品的供养,而其他人只能靠自己的资金生活。

    看看这位老者,他是运送建筑材料上山的。据说在山上建造房子的成本是山下的三倍。老者所去的地方是著名的小茅棚,而这里就是著名的熊沟,是隐修人较为集中的地方,我当天晚上就住宿在小茅棚也就是净土茅棚。比尔波特曾经花费了相当的笔墨描述这个“终南山最美的茅棚”。

    冠华:熊沟是不是南五台?

    智威:是的,熊沟可以上到南五台顶。目前,南五台已经变成收费风景区,从正门进入需要30元门票。自古这里就是修行胜地,山谷有著名的湘子洞大茅棚小茅棚。而从太乙峪也可以进入南五台,途径王家大院,这是一个村民已经搬迁的小村落,也有一些出家人居住。我第二天就是从这条路出山的。

    请看这位出家人。他是我偶然发现的。他住在一个山洞中,因为偏离主路,难以被别人看到。山洞顶上搭了一片塑料布遮风挡雨,他正躺在睡袋之中。他说已经来这里半个月,没有找到合适的茅棚。我把剩余的食物都送给了他。如果大家再见到他,请多发心资助。

    这里有张神奇的照片。我在东佛沟行走时偶然拍到这张有数个红斑和一条彩虹的照片,实际上我面前只有一轮朝阳,拍下来却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效果。实际上,再走几步就是圆照比丘尼的舍利塔。圆照比丘尼在103岁圆寂之后,她的部分舍利子按照她的遗愿放在东佛沟,就在净居寺旁边。所以说,可能是舍利放光。

    比尔波特的书中详细描述了他和圆照比丘尼的对话。她圆寂后留下了大量的舍利,心脏经烈火之后不化,形成了佛经所说的“金刚心”,十分神奇。这些光斑彩虹的出现与舍利的位置有偶然性,殊难解释。我拍摄了数万张照片,只有看到彩虹才拍到彩虹。也许摄影大师可以从科学上解释。

    刚才青岛王音问出家的原因。我曾经在兴教寺遇到一位师傅,他出家的缘由是:他高中时和几个同学到狮子茅棚去玩,大家在舍利塔旁边拍照片。照片冲洗出来之后在他们身后出现一道彩虹。他由此受到震动,认为虚云老和尚舍利放光,就此出家。

    冠华:能说说你所知道的发生在终南山上类似于舍利反光的神奇故事么 ?

    智威:说一个本虚师告诉我的真实经历。有一次几个人砍大树,突然一人发狂,抓起泥土填塞到自己五官之中,意欲闷死自己,别人死活控制不了他。后来本虚师赶来诵经念咒,此人才平息下来。醒来后竟不知自己的作为。这事情可能是树精作怪,遇到孽障深重的人就表现出来。

    再谈谈圆照比丘尼。照片是比尔波特第一次见到她时的观音山水帘洞,现在无人居住。我的照片和书中照片的不同之处在于:房前的台基被毁坏了。

    冠华:据你的了解,终南山修行者除日常三餐外,主要做些什么,主要修行方式有哪些,有棋类或歌唱等娱乐方式么?

    智威:首先说,多数人是两餐或者一餐。很少三餐。修行人大部分时间用于修行,方法很多,有念佛,持咒,坐禅等方式。看各自在丛林学到的方法了。一般没有娱乐,最多就是喝茶或者找见见同修吧。

    东佛沟山顶的草甸风光。这些人是西安的户外队伍。我估计,因为八百里秦岭的博大,西安的户外活动是整个中国最发达的。

    冠华:你是全宇宙最牛逼的摄影大师。能不能将你此行拍到的精彩照片发一些大家欣赏?

    智威:OK。看看观音山顶的景色,比尔波特曾经三次来到这里,这里距离净业寺大概有五六公里的距离。现在这里的修行人比以前要少多了,但是还是有几个的。

    冠华:你是摄影大师中最牛逼的宇宙。可否谈谈你对修行和避世所持态度和想法?

    智威:我想佛教传入中国之后就形成了大乘佛教,所以修行者不但要度己也要度人。但是要给予他人佛法的点化,自己非要达到某种境界才行。所以很多住山者在有成就之后离开山林弘扬佛法。我不认为住山最久就是修行最高,虚云老和尚在终南山也不过三年时间,其实他很多成绩都是老年之后才做的,这得益于他的长寿。

    冠华:你带着老眼镜很像一个做学问的博士教授,譬如就像宋守山 。你对终南山和自给自足生活方式在中国的未来作何见解呢?

    智威:我想终南山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应该可以长久发展并弘扬。一定程度的自给自足随着环境污染和能源危机等问题的严重会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但是,有时我行走在一些县城,和那些眼睛只看到自己利益的当地人交流,我很怀疑,他们真的能够理解这些有识之士的大声呼吁吗?比如,看守盲人的那批人?

    冠华:你已经勃了半天时间了,有没有问题?

    智威:我再谈谈度己度人的问题。有很多人对和尚打手机用电脑的事情不理解。其实对修行者弘法而言,当代科技都是工具,无此不便于宣扬佛法。但是修行尚浅者,如果像那些卖肾换爱疯的青年一样溺于工具,则不如不要用这些工具,专心修行为好。总之,工具为人所用,人不能为工具所惑。

    冠华辛苦了。本来计划一点到五点,没想到四个小时说不清楚,一直谈了八个小时,写了一百多条。不过如果对大家认识终南山的现状有所助益,也不枉这么久的辛苦打字了。大家有什么问题还可以继续问我。